711855.com

欢瑞世纪上亿造假案背后:艺人出走杨紫独撑大局 杨幂、李易峰被

  “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其中,“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指的是,欢瑞影视未能提供线年半年度的财务数据,导致欢瑞世纪公开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具体包括:

  1、2013年—2014年,欢瑞世纪在《古剑奇谭》《微时代之恋》《少年四大名捕》的相关销售合同生效之前,提前确认版权转让营业收入合计9729.06万元,被认定为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

  2、2015年—2016年,欢瑞世纪虚构收回了上海轩叙应收账款合计2550万元,该笔款项并非由上海轩叙支付,实际来源于时任欢瑞世纪董事长陈援以及时任欢瑞世纪总经理钟君艳二人实际控制的公司。因为虚构收回应收账款,欢瑞世纪2015年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25万元,

  3、欢瑞影视2016年虚构收回上海轩叙应收账款1700万元,造成2016年半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67.5万元。

  4、2013年12月,欢瑞世纪本应将一笔延期未收的预付账款转入其他应收款并计提坏账准备,但是公司直到2014年12月才进行相关操作,导致2013年—2015年三年少计提坏账准备合计260万元,被认定为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

  针对处罚决定书中的一系列违法行为,证监会责令欢瑞影视、欢瑞世纪,以及相关人员改正,给予警告并处罚款总计45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处罚书中还牵扯到两名欢瑞世纪此前的签约艺人杨幂、李易峰。

  处罚书在“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的情况”中,提到的涉案主体“上海轩叙”,曾是杨幂持股的公司,其曾持有上海轩叙30%的股份,2016年杨幂退出上海轩叙。

  而公告在说明欢瑞影视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欢瑞影视资金的情况时提到:欢瑞文化通过利用合作拍摄电视剧《铁血黑金》项目,从2013年3月至2017年2月累计占用欢瑞影视资金1200万元。钟君艳及欢瑞文化利用向旗下艺人李某某借款事项,从2015年6月至2017年3月占用欢瑞影视资金1800万元。

  据悉,公告中所提到的“李某某”为艺人李易峰。欢瑞世纪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李易峰确实曾在2015年2月份向影视公司借过1800万,用于购置房产。当事人已于2017年元月份向公司归还了这笔借款。2019年3月,李易峰与欢瑞世纪的经纪合约到期,他本人也于今年4月份转投新经纪公司。

  从业务层面来看,回首当年,一部《宫锁心玉》迅速捧红杨幂,随后《古剑奇谭》更是将李易峰捧成一线小生。

  《宫锁珠帘》、《胜女的代价》、《盛夏晚晴天》、《胜女的代价Ⅱ》、《画皮Ⅱ》、《盗墓笔记》、《青云志》《红酒俏佳人》、《大唐荣耀》等市场上的热播剧,也都是出自于欢瑞世纪。

  巅峰时期公司曾与杨幂、杨洋、李易峰、赵丽颖、唐嫣、贾乃亮等众多艺人签订合作协议,不过随着这些核心艺人陆续出走,昔日的造星工厂如今旗下唯有“90后”小花杨紫独撑大局。为了补充新鲜血液,公司近日发布公告积极招新。

  从资本层面来看,随着核心艺人的陆续出走,公司的业绩也是一路下行。近日欢瑞世纪发布了今年三季度财报,数据一片惨烈。

  今年前三季度,欢瑞世纪总资产较上年度末缩水12.71%;营业收入1.37亿元,同比下降73.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66.85万元,同比下降96.72%。

  欢瑞世纪在业绩报告中解释称,前三季度业绩下滑主要由于影视剧确认收入的部集数量减少、艺人经纪收入基本持平等原因。而第三季度由盈转亏则是由于未产生影视剧销售收入,营收主要来自艺人经纪收入。

  欢瑞世纪今日收盘价5.31元,与2016年年初的历史高点相比,股价下跌了近75%。

  纵观整个行业,自去年5月“阴阳合同”等一系列事件爆发以来,影视行业逐渐式微。

  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方面,华谊兄弟同比下降236.75%;光线%;唐德影视同比下降185.42%;万达电影同比下降61.88%。

  曾投资《长安十二时辰》《军师联盟》《北平无战事》《克拉恋人》等诸多热门剧作的印纪传媒,在10月10日晚间被勒令退市。8月15日至9月11日,印纪传媒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公司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印纪传媒实现的营业收入缩减至5980.31万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9200.46万元,2018年更是巨亏20.06亿元,同比下降358.36%。市值一度接近500亿元的印纪传媒,退市前仅剩不到10亿元。